导航菜单

全聚德净利骤降:IDG等资本大佬黯然离场 鸭子老矣?



99fa-icmpfxc2204160.jpg

鸭老头?全聚德的净利润暴跌,IDG和其他首都突然离开现场

Wild Horse Finance

人们没有一千天,鲜花也不是红色。对于拥有155年历史的全聚德(.SZ)而言,表现较低且投资者担忧。最新的半年度报告显示,全聚德的财务指标去年继续下滑。

作为“第一烤鸭”,全聚德曾经是“烤鸭之王”,曾一度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然而,经过十多年的上市,全聚德已经成为过去“湘乡”的鸭子羽毛,曾经冲入全聚德的首都大喊疏散。

8月20日,全聚德发布了2019年的半年度报告。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7.58亿元,同比下降13.43%;净利润3227.8万元,同比下降58.51%。枷锁的净利润也创下自2007年上市以来的最低净利润(半年度)。

8月21日,其股价收于10.58元/股,市值为32.64亿元,相比市值接近100亿的高峰,已下跌一半以上。

在过去,现在受资本市场监督的“鸭王”不知道这是一个大动作吗?

155岁的“老鸭子”遭遇尴尬

“遗憾的是,长城不是英雄,不是吃烤鸭。”全聚德烤鸭一直是北京菜的代表。这个基准也使全聚德成为烤鸭的“骨尖,心形肉”。

然而,公司的收入下降,其背后的财务数据是全聚德的枷锁。关于净利润下降,全聚德未在财务报告中披露。然而,在7月底发布的业绩报告中,全聚德表示经营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是门店接待数量减少,导致收入下降。这也降低了一些上游食品工业的收入。

换句话说,客流量较少。对于全聚德来说,这不是第一次客流量减少。早在2018年报纸发布时,其收入为17.76亿元,同比下降4.53%,净利润为8.90亿元,同比下降34.81%。全聚德解释说,餐饮业的竞争加剧,导致客户数量减少。

当时,许多投资者预计全聚德将在2019年卷土重来。现在看来,投资者的期望已经不足,全聚德还没有走上亏损的道路。

58b1-icmpfxc2204233.jpg

全聚德2019年半年度报告(财务指标下降)

事实上,全聚德的疲劳始于2012年。野马财经(ymcj8686)查阅全聚德的年度财务报告,发现全聚德2012年的收入为19.44亿元,净利润为1.66亿元,均创历史新高。但截至2013年,实现营业收入19.02亿元,净利润1.11亿元。这是第一次出现下滑,此后表现一直低迷。

到2018年,其收入已降至17.77亿元,比2012年的高位下降9%,净利润为7.3亿元,比2012年下降50%。经过十年的努力,又回到了解放前一夜之间。

事实上,2012年业绩的转折点有其背景因素。一方面,自2012年以来,全聚德一直受到铺张浪费的影响。 2013年,禽流感爆发后,餐饮业再次受到影响。其主菜是烤鸭的全聚德再次面临考验,直接导致2013年收入和利润首次出现双重下滑,目前尚无法放缓。

“烤鸭第一组”曾经唱过并取得了很大的进步

事实上,全聚德的前身是一家干果店。 1864年,由于管理不善,在胡同的一家名为“Dejuquan”的商店,北京的前门肉类市场处于破产的边缘。那时,卖鸡鸭的杨全仁利用全家带走了商店,开了一家烤鸭店。

随后,“归居全”更名为“建居德”,并聘请了当年的皇宫大师专门研究“挂烤鸭”。 1864年7月9日,全聚德开门迎客。这家前门店最终成为北京的生活招牌。

本世纪初,全聚德开始布局资本市场。

2004年,全聚德与BTG集团和新燕莎集团进行了重组,公司诞生于模仿餐厅,丰泽园宾馆和四川宾馆。中国全聚德(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诞生。

三年后,全聚德正式登陆资本市场,成为“第一批烤鸭”。上市当日,全聚德的股价开盘上涨223.2%,暂停后暂停半小时,创下中小企业首次公开发行首日暂停的纪录大小的板。

进入资本市场后,全聚德一路战胜,收入每年增加1亿元至2亿元,2012年收入创纪录的19.44亿元。

当时,全聚德仍然是一种市场气味。 2014年7月,IDG资本管理(香港)有限公司(“IDG”)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收购全聚德股份。当时,全聚德以每股13.81元的价格发行2534万股,募集资金3.5亿元。

最终,IDG认购了1810万股,占5.86%,拥有2.5亿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中国住宿管理有限公司认购股份724万股,占股份的2.34%,成为其第四大股东。

也许由于资本祝福的影响,全聚德股价在2015年上涨至32.57元/股,使得IDG的账面浮动增加了一倍以上。这也是全聚德股价的巅峰,并且此后一直在下跌。到2017年,其股价暂时回归光明,回到24元/股的高峰,此时IDG账面仍有相当大的浮动利润。

让首都“闪现”

同样在今年,IDG持有相关股份解除禁令,但IDG并未亏本出售,而是继续观望。然而,当时,全聚德已经筋疲力尽,也许IDG仍然对此抱有期望。

但是,IDG的预期不足。 2018年,全聚德的收入和利润遭遇悬崖式下滑,IDG最终决定决定。去年11月,全聚德发布公告称,IDG将进行清理减少。

Dongcai的选择数据显示,从2018年6月到现在,IDG已将其持股量减少了15倍,其份额从5.76%下降到4%。

020d-icmpfxc2204332.jpg

出于清理原因,IDG声称需要资金安排。

事实上,在IDG成为股东之前,另一个资本也被全聚德粉碎。私募股权的私人父亲赵丹阳在2007年清除了A股。到2013年,赵丹阳认为“时间更便宜”,所以他准备回归A股。首先要关注的是全聚德老式企业。当时,全聚德充满了繁荣,“第一缕烤鸭”的光环依然存在。

自2014年第一季度以来,赵丹阳一直致力于祝福。截至2014年7月,已花费20亿元人民币持有全聚德1278万股,并跻身前十大流通股东。

但是,赵丹阳的投资似乎是空洞的。自2014年第三季度以来,赵丹阳持续减持,并于2015年第一季度从全聚德十大流通股东中消失。在赵丹阳的投资期间,全聚德的股价增长了约25%。这项投资在赵丹阳并没有“变得便宜”。然而,2015年,在赵丹阳清仓后,其股价飙升至32.64元/股。

“好”全聚德没有让资本获得利益,选择了离开。

全聚德还考虑了提高绩效的各种方法。 2015年8月,全聚德推出“小鸭兄弟”外卖,但其外卖价几乎与食堂相同。再加上烤鸭产品不是高频食品,两年后外卖平台悄然关闭。

2017年3月,全聚德宣布拟收购北京唐城厨房,以补充其新的休闲餐饮业务。然而,收购最终死亡。其他尝试没有看到结果。

一家拥有百年历史的商店的财务报告现在很尴尬,但后来的竞争对手却是一个又一个。全聚德能否重新夺回“烤鸭之王”的江湖?

免责声明:媒体提供的内容源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联系原作者并获得许可。文章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并不代表新浪的立场。如果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不应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是有风险的,进入市场时需要谨慎。

主编:陈志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