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三权分置”:农村改革又一重大制度创新

前几天,中国办公室和国家办公室发布《关于完善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分置办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为农村土地产权制度改革做出新的安排。 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和经营权“三权分立”的核心内涵和意义是什么?“三权分立”中如何处理农民与土地的关系?如何确保农民集体所有制不被错误地假定?农业部部长韩长福和农业部农村经济体制与管理司司长张洪宇在3日国家新办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对此进行了解释。

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三部曲”。

近年来,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大量农业人口转向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每个家庭拥有和耕种土地的情况发生了巨大变化。

据农业部统计,截至今年6月,全国2.3亿农民中已有7000多万人转让了土地,占30%以上,而东部沿海发达省份的比例超过50%

适应农村改革的新形势,农村土地集体所有权、农民承包权和土地经营权的“三权分立”方式也适时出台。

改革开放以来,中央政府对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推动一直是紧密联系和渐进的,就像一个“三部曲” 韩长富指出,改革开放之初,实行了与产出挂钩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所有权归集体,承包经营权归农户,实行“两权分离”。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和完善,按照所有权清晰、权力完整、流转顺畅、产权制度严格保护的要求,中央政府还启动了农村土地集体所有权和农民承包经营权的登记发证工作,并向农民“确认权利,颁发铁证”,稳定农村土地承包关系,保持长期不变。现在,按照农民保留土地承包权和转让土地经营权的愿望,他们将土地承包经营权分为承包权和经营权,形成了“三权一权”的并行格局

“‘三权分立’这一制度安排坚持了土地集体所有制,稳定了农民的承包权,解放了土地经营权,为引导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适度规模的农业经营,促进现代农业发展奠定了制度基础。 韩长富表示,“三权分立”是继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之后农村改革的又一重大制度创新,也是中央政府在农村土地问题上的又一重大政策。

处理好农民与土地的关系是改革的主线

随着土地流转的加快,土地承包权主体与经营权主体的分离越来越普遍,农业生产者的构成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在“三权分立”的过程中,如何处理好农民与土地的关系?中国的农村改革是从调整农民和土地的关系开始的。在新形势下,深化农村改革的主线仍然是处理好农民与土地的关系。 ”韩长富指出,在现阶段处理农民与土地的关系,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是处理承包农民与土地流转中新的商业实体之间的关系。

为了处理承包农户与新型经营实体的关系,《意见》明确规定了两个方面。一是明确严格保护承包权,强调维护承包农民在使用和转让承包土地中的权益。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替代农民家庭的土地承包地位,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强制或限制土地转让。 同时,根据形势发展的需要,以抵押担保等方式给予承包农民更充分的土地权利。第二,加快土地经营权的出让,赋予新的经营主体占有、培育和获得出让土地相应收入的权利,稳定经营预期,使其安心投资,提高土壤肥力,完善农业基础设施,促进现代农业发展。 这样,明确了承包农民和新型商业实体对承包土地的权利,可以有效地避免和解决流转中出现的纠纷,保证农业的健康发展和农村的社会稳定。 ”韩长富说道

“三权分立”会对农业政策,尤其是补贴政策产生什么影响?“培育新的商业实体和发展适度规模的业务是大势所趋。今后,新的农业补贴将适度倾向于新型实体,如家庭农场和适度经营的合作社,如建立担保制度或为购买农业机械和工具提供补贴。 ”张洪宇说

坚持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改革的底线

随着城市化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农村人口进城,农村人口越来越少。 有些人认为现在农村地区没有集体所有制的必要。《意见》如何保证农村家庭的集体所有制不是空的?

据统计,目前我国农村集体经济拥有大量资产,包括资源资产、经营性资产和非经营性资产。仅耕地、草地和林地就超过60亿亩,经营资产达到2.86万亿元。 “三权分立”的实施是新形势下集体所有制具体实现形式的探索和创新。在“三权分立”的过程中,集体所有制必须得到更充分的体现和保障,不能是空的 韩长富指出,坚持农民集体土地所有权是坚持农村基本管理制度的“灵魂”。无论土地制度如何变化,农村土地的集体所有制都不能被打破。 我们谈论底线思维,这是农村改革的底线。

此外,韩长富指出,“三权分立”的另一个非常重要的核心问题是保护农民的土地承包权。 为此,党的十八大后,中国对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进行了全面登记和认证。 目前已在2545个县(市、区)、个乡镇和个村庄开展,确认面积7.5亿亩,接近家庭承包耕地的60%。 (记者维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