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聂树斌案真凶王书金:心里知道自己肯定活不了

?

对话聂树斌的案例“真正的凶手”王淑金:案件就是我所做的,我知道我不能活下去)

2019年8月13日上午,与聂树斌案密切相关的王树金辩护律师朱爱民向最高法院和最高法院提出再审申请。王淑金还通过了他的律师朱爱民《中国新闻周刊》:“我已经做了一些事,实事求是。如果你犯了罪,你就会认罪,不会逃避。”

河北省广平县人王书金于2005年1月被捕。他向警方供认,他曾强奸许多人,并杀死了4人,其中一人于1994年在石家庄西郊的玉米地里发生。

负责审判程序的河北省警察郑成岳回忆说《中国新闻周刊》他们曾访问并核实此案。石家庄西郊的案件早在十年前便被石家庄警方发现。 “凶手”聂树斌是在1995年。执行了死刑。

“一案一二”的争议局面引发了社会的激烈讨论。从那以后,王淑金案的审判和聂树斌案的审理得到了提升。

两年后,2007年3月,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第一次审判王淑金去世,但他在判决中避开了聂树斌案。王淑金呼吁河北省高院在同年进行非公开二审,但没有作出判决。与此同时,聂树斌的母亲张焕之的投诉得到了最高人民法院的回复,并移交给河北省高院。

在接下来的六年里,聂和王的案件没有取得进展。

2013年,河北省高院再次审理了王淑金案。王淑金告诉律师他被“处罚”,另一方要求他改变他的供词。然而,王淑金仍然在法庭上坚称他是石家庄西郊玉米田的真正凶手。

长期的第二次审判在2013年引发了判决,而河北省高院仍然认为此案不是由王淑金犯下的。此后,王淑金案已进入最高法院的死刑复核程序。朱爱民已经向最高法院提出再审申请,但无论是对死刑进行复审还是重审,到目前为止都没有结果。

与此同时,聂树斌案于2014年底迎来了转机,最高法律指定山东省高级法院在不同地方进行审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审查工作被推迟四次,结论是原判决缺乏可以锁定聂树斌罪行的客观证据。在被告犯罪时,犯罪工具,受害者死亡原因以及其他人犯罪的可能性方面存在重大疑虑,因此不能排除。最初的审判发现,聂树斌故意杀人和强奸妇女的证据不准确且不充分,并建议最高法律启动审判审判以重审审判。

最高法律同意山东省高院,并决定审查聂树斌案。

2016年12月,最高法院第二巡回法院公开宣判此案,辩称聂树斌案件不明确,证据不足。原被告人聂树斌无罪。

相比之下,王淑金案至今没有取得任何进展。六年来,它一直在审查死刑。

担心王淑金律师朱爱民案件的赵志宏很久以前就被处决了。最高法院裁定赵志宏的供述证据得到确认,并确认了足够的17个事实,并且未证实犯罪的四个事实,包括他曾经认为是真正的凶手的胡格格勒模式(“巨大案件”) )。 )。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最高刑罚法院的负责人表示,赵志宏的证据只是供认不讳,他的供词与其他证据之间存在着许多重大的矛盾或分歧。根据这样的认罪,赵志宏不能被发现犯下此罪。

王淑瑾案与赵志红有相似之处,有“一案二凶案”。朱爱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今年5月9日,最高法律被送到王淑金所在的慈县看守所,并传唤他。谈话的主要内容是1994年石家庄西郊的玉米田案例。

朱爱民认为,从时间上看,最高法律也在审查赵志宏案件的同时开展了王书金案的工作。 “根据赵志宏的模板,是否有必要对付王淑金?我确实有这样的担忧。聂树斌案和王淑瑾案的社会关注远远高于”大案“。我希望最高法律将处理王淑金的死刑复核。在此过程中要更加谨慎。“

朱爱民说,如果案件最终没有由王淑金决定,案件注定要成为未决案件。他认为,首先,案件的受害者不能负责;其次,聂案件的纠正不够彻底,因为嫌疑人有罪的事实不等于无罪开释;第三,相关问责制会有一定的困难。

早些时候,最高刑罚法院的负责人表示,赵志宏介入时,并未证实赵志宏曾强奸并杀害杨某,并且重审巨额案件不应有任何不利影响。该负责人表示,“正是由于从'巨大案件'中汲取的深刻教训,人民法院更加坚定地执行证据裁判和法定认证标准的司法原则,即使面对自我承认的罪行像赵志宏一样。案件也含糊不清,也不例外。“

目前,王淑金的律师王安民向最高法院和最高法院提出了再审申请。他提议最高法律应该被任命到山东省高级法院审理王树金在不同地方的案件,或直接向最高法院审理。

“我已经承诺了自己”

对话王淑金

由于担心王淑金的情绪波动,朱爱民最近在遇到王树金时没有提及他,赵志宏被处决了。

但是,朱爱民问王书金,如果最高法律没有将案件送回重审或升级,也没有任命外国司法管辖区,你怎么看?王淑金稍微犹豫了一下:“那他们不是实事求是。我就是这样做的。他们不相信他们没有依法办案。”

自2005年被捕以来已经有14年了。有人说王淑金很幸运,因为他因“一案两宗凶案”而活了十多年。但王淑金从未这样看过。这是普通人无法理解的折磨。

他告诉朱爱民,今年5月,在最高法律被送到他之后,当他离开时,他们告诉他,等等,不要考虑。

在2019年8月8日的会议当天,朱爱民律师《中国新闻周刊》采访了王淑金。

中国新闻周刊:你的身体最近怎么样?吃饭睡觉是正常的吗?你吃过茶餐吗?

王淑金:身体很好。睡觉正常,吃的还可以,不多。不(当米饭不思考的时候),过去曾经有过这样的事情,我回到法庭后几天都没有进食(注意:在2007年的第一次试验中)。

中国新闻周刊:我听说你以前喜欢看新闻。你最近见过吗?你关心的是什么?

王淑金:我主要看法律新闻,我很担心这个案子。关于中国发展的其他新闻也被看到,国际新闻也被看到。

中国新闻周刊:2016年12月,聂树斌的案件得到了纠正。那个时候,你以为你不能活到那个冬天,但已经差不多三年了。在此期间,你的心态有所改变吗?

王淑金:这不好。它应该按照程序结束。我从未相信该计划进展太慢。现在我不想,我知道在一天之后,绝对不会活着。最高法院的人说,如果你不判处死刑,你怎么看?我说我不能没有死刑。没有地方可去,只是出去工作,谁想要我。

中国新闻周刊:您认为您的死刑复核没有下降的原因是什么?

王淑金:石家庄的主要责任没有公布。我最近没看过电视,我不知道,没有人告诉我。

中国新闻周刊:很多记者以前都问过你,害怕死?你在不同时期的答案略有不同。现在呢?

王淑金:没有办法害怕死亡。我希望得到公平对待。

中国新闻周刊:你害怕一个不可知的死亡日期,还是你在死之前害怕这个?

王树金:(害怕)不知道死亡的日期。不可能(不被认同),咒骂,实事求是。如果你犯了什么,你就会承受。如果你犯了罪,你将认罪,不会逃避。

其他三起案件已被判处死刑。 (本案)无罪。判断我是不是有罪是不公平的。

中国新闻周刊:你之前说过,如果聂树斌没有翻身并进入地下,他就会被聂树斌指责。既然他已经康复了,如果案件不能确定你做了什么,他还会害怕责怪他吗?

王淑金:他必须责怪他。对他来说,法律是不公平的。

中国新闻周刊:现在想一想,您认为生活中最大的遗憾是什么?

王淑金:遗憾的是我犯了太多错误,有些事情为时已晚,无法理解。例如,如果你现在去上学,你什么都学不到。你想不到它,已经很晚了,为时已晚。

中国新闻周刊:未来的想法和安排是什么?

王淑金:孩子们跟着他的母亲。我没有任何想法,我并不担心我的家人。对不起我哥哥的侄子,给他们带来麻烦。

end_news.png

主编:李伟_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