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小说:尤秀生在刑讯山匪, 黎念几个背着他,开了个午餐会……

“将光环压缩成针,刺入人体,刺激穴位,光环针绕着经络游动。囚犯会发痒,通常会招募.”

尤秀生气勃勃,他的声音也很优雅。他没有说出酷刑的方法,而他身边的人也听到了这种诡计。

李念默默地退了两步。他错过了在宗门学习的大师。他回去了,但他并不担心主人会站起来试验他.

“Lie Shidi,这个惩罚的想法仍然来自你写的书。在书中,你说的是冰。我认为使用光环的效果可能更好,但我还没有尝试过。我想你.嘿,李世迪,你要去哪儿,你为什么要离开?“尤秀生看着李念快速离开的背影,一片迷雾。

“我会检查这个小屋的财产,看看是否有人被困在这里.”声音没有下降,这个人已经消失了。

李念深深地感到,当他把现代世界的书复制给大师时,他会保持谨慎。现在主人已开始研究惩罚。当他写一本关于星星的书时,大师无法研究宇宙飞船!

但是,在大乘修士的修真中可以进行远距离空间的远距传送,并成为仙境可以物理穿越的界面,没有宇宙飞船真的没那么重要。当然,并非所有的神都可以穿过界面,只有那些非常公牛的神才拥有这种技术。

于秀生看着李念离开的方向,陷入冥想。 “楚世迪,李世迪对我没有误解,我不打算和他一起试验.”

楚天祥默默地退了两步,于秀生继续道,“我觉得你用.”。

楚天翔消失了,消失了。尤秀生背后的话刚出口。 “使用你的处罚.非常好.”

尤秀生有些不解。他怎么去仙宗宝玉,这两个弟弟跑得这么快?或者他们在中午吃什么有问题,并急于去厕所?等等,你中午吃了吗?

楚天翔暗自高兴:师傅抓不到李念做的实验,只是想着它伤害自己,幸好我不慢!

“李世迪,其实我只是想做一个实验。”尤秀生觉得有必要清楚解释一下。

李小梅抬起眉毛,猛拉了被禁地的李大头,并把它送给了尤秀生。

“我不想要他,但你.”

李小梅的美丽闪光已经消失.

“我们的建议.”尤秀生沉默了一会儿,这些弟弟是不是太敏感了.

往下看,我看着李大头。 “既然他们不给我建议,我只能咨询你。你喜欢什么样的惩罚?”

看着正在接近自己的余秀生,李的眼里充满了泪水。这是他认为的温柔学者吗?为什么他觉得这本书有两个角,或者是恶魔卡!他一开始是不知所措,实际上是想拉他!

“啊”痛苦的咆哮响彻整个小屋,声音甚至比赵的小妹妹的作品还强。

“对不起,第一次使用的光环更多了。”尤秀生道歉,调整了灵气针的大小,重新进入了李大头的身体!

“啊~~”李大头很悲惨,他不想活下去!

“我是姜凤柱的亲戚!”

“雨!”

“我会给你钱,给你一块精神石!让我走.我.”

“我会给你一块石头,一百块!不,两百块!一切都为了你!”

“阿~~嗷~~!”

.

与此同时,在小屋的某个大厅里,李念拿了一套桌椅和一套茶具。

红泥炉被点燃,泉水被烧毁。

取出一些点心,品尝它。

这道小吃是仙薇寨的四餐。寒山长老的弟子亲自接受了枪击。它非常美味,美妙,对身体更有益。

对于这个小吃,可能会有一百件灵石。即使是新的本土暴君,李念也只会买几本。

“我们不打电话给师父,这不是很好。”楚天翔毫不客气地把两个小吃带到了他的脸上,想再拿一遍,但想想外面辛勤工作的大师,没有更多的镜头了。

“大师们想进来进来。”李念依然如此轻盈。

即使主人没有进来,也没关系。他的储物袋里还有一些零食,专供主人使用。

这次,他向仙薇寨送了一些神奇的牛肉。当鲜味斋卖掉他的零食时,他给了他20%的折扣,给了他很多灵石。

“哦!那行!”楚天祥抓起小吃,塞进嘴里。很美味!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李小梅也漂了进来,拿了茶喝了,拿起小吃吃了,不礼貌。

三个人,开心。

“幸运的是,有大师。”李念叹了口气,没必要亲自出手,他只在幕后做黑手,很不错。

“那就是,主人是强大的!”楚天祥吃饭的时候并没有忘记奉承,虽然我不是当场,但背后的奉承被称为学习。

“是啊。”李小梅还是个简单的词。他在折磨中做了很多事情。当别人开枪时,他很担心。

当李大头喊叫并给他们银色的声音时,三个人看着他们手中的小吃,继续前面的事情.

一百个灵石,但是一个小吃,谁能看不起?

.

“我正在招募,我正在招募一切!”

李大头出汗,眼睛萎靡不振。整个人都离开了舞台,好像他刚从地狱里走了回来。

那些山被他的悲惨哀悼吓坏了,看着余秀生的眼中充满了恐惧和恐惧,仿佛于秀生是魔鬼。

“似乎这种光环有点霸道。对于僧侣来说这是可以接受的。如果普通人使用它,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够承受它?”尤秀生跟自己说话,把注意力转向人群。

每个人都泪流满面,尖叫着,恳求道。小队的声音太糟糕了。

该村的主人是一名僧侣。如果你用手指,你可以杀死他们。他们面前的人已经纠正了他们的高级村民。他们不要求任何东西,如果这个人对他们施加惩罚,他们就不会留下死渣!

“好吧,毕竟,这是李念不分青红皂白地写下来的惩罚。这不一定是实现的。把这些普通人带来考验总是不好的。”尤秀生有些遗憾地停止了实验。

所有的山楂小组都松了一口气,李的脑袋感激零。他终于意识到出生和死亡意味着什么。

“你们都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吗?”尤秀生暗暗想知道为什么李念还没回来,但他仍然要做他应该做的事。

“我弄错了!”所有的尖叫都大声回答,担心声音很小,并激起了大帝不朽的愤怒。

“然后写下内疚,一个一个地写下来,写错了,惩罚!如果有任何不实,惩罚!”

http://trends.guiadegarota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