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资本运作助力企业高质量发展 环保上市公司业绩可期

?

近日,新浪财经记者跟随深圳证券交易所研究小组,访问了位于南京和杭州的七家环保型上市公司。这七家公司分别是中电环保,九五高科,金源,浓缩科技,杭州。花园,中津环境与中和科技。

此次访问发现,环保业务只是上述七家公司的主要业务之一。公司的大部分环保业务在转型或资本运营后开始运营,与公司原有的主营业务有很强的协同效应。期。

资本运营有助于上市公司的高质量发展

调查发现,许多环保型上市公司通过重大资产重组,实际控制人变更和股权激励,帮助公司做大做强。

中金环境的前身是南方泵业。南方泵业是该领域最大的不锈钢冲压和焊接离心泵专业制造商。到目前为止,南方泵业仍然可以贡献超过一半的收入。其销售策略非常出色,其毛利率比行业平均水平高出15%,并已成为公司发展的摇钱树。 2016年,它收购了中宇华宇。目前,中宇华宇已形成新的环境咨询和工程设计模式“双核心驱动”,充分利用上市。该公司的资源倾向于增加对环境保护的投资。 2017年,金泰来科技有限公司被收购并正式进入危险废物处理行业。金泰来在浙江省及周边省份竞争激烈。公司于2017年剥离金山环保后,正式建立了产业链闭环系统,由设备制造,环保咨询设计,环境综合治理,危险废物处理四大业务板块协调,转化为环保综合服务提供商。 2018年,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员改为无锡国资委,公司在融资渠道和融资成本方面增加了新的优势。

中和科技是中国领先的全球轨道交通解决方案供应商,以自己的信号系统为核心。轨道交通业务为公司的发展建立了护城河。 2015年,公司发行股票购买资产以收购海拓环境。 2017年,它发行股份收购苏州科环,形成“智能交通+节能环保”的两轮驱动战略。协同效应显而易见,利润结构得到优化,海托环境已于2015年开始。从本月31日开始,公司为盈利做出了贡献并完成了业绩承诺。

CLP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是生态环境管理的综合服务提供商,提供工业(包括电力,石化,冶金等)和城市环境保护系统解决方案。主要经营范围:水,固体废物,烟气处理,环保产业创新平台。公司集电力+市政优势于一体,依托自主研发的“高效节能污泥干化设备”和污泥燃煤耦合发电等核心技术,成功拓展“污泥耦合发电”商业模式,已在全国建立了10多个污泥处理基地,年加工规模超过100万吨。公司的大型工业水处理技术处于领先地位,积极拓展非电气市场:公司的国家水专项“零排放”项目已成功接纳并巩固了大型产业。水处理的主导地位,非电水处理市场空间是电力的2.7倍,公司近两年来积极拓展非电力市场,发展趋势良好。

环保产业仍处于高速发展期,预计收入规模将超过2万亿元

与国外环保产业相比,中国的环保产业起步较晚,市场还不够成熟。总体规模相对较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府政策。经过30多年的发展,中国的环保产业仍处于快速发展阶段。虽然整体规模相对较小,其界限和内涵仍在不断扩大和丰富,但环保产业和新能源开发已被广泛认为是重塑经济发展结构的动力。经过30多年的发展,中国环保产业已成为一个涵盖环保设备制造,环保工程,环保服务和资源综合利用的综合性产业。环保产业的主要部分包括空气污染,水处理和固体废物处理。

目前,中国的水行业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市场增长空间很大,但集中度不高。对水处理的需求从一个点到另一个点扩大,并从城市扩展到农村地区。因此,除了供水和污水处理两种传统的供水服务。整个流域水环境综合治理和乡镇污水处理已成为水利行业战略转型的重要方向。

污水处理行业是典型的公用事业,其主要推动力是产业政策。近年来,国家政策继续向行业倾斜。一方面,自2013年以来,国务院积极出台了一系列文件和法规,鼓励污水处理企业的发展,规范市场管理,为污水处理企业提供良好的政策环境。另一方面,节约能源和环境保护的财政支出呈现增长趋势。 2017年,环保支出占GDP的0.7%,并强调了该行业的重要性。

空气污染控制行业是典型的政策驱动行业。其下游需求通常是为了满足国家减排要求和大气环境保护目标而产生的。由于强制性政策和法规,需求的创造是被动的。空气污染控制分为脱硫,脱氮和除尘。

与大气和水相比,固体废物产业仍处于起步阶段。工业化程度和市场集中度非常低,进入门槛很高。中国固体废物污染防治管理的重点是城市生活垃圾,一般工业固体废物和危险。浪费,随着投资规模的快速增长和相关政策的逐步出台,固体废物处理行业即将迎来快速发展时期。

根据中国环保产业协会发布的《中国环保产业发展状况报告(2018)》,2020年中国环保产业的营业总收入预计将超过2万亿元。环保产业的增长率远远高于全国的增长率。经济。

瓶颈和制约因素仍然存在

尽管环境保护型上市公司在金融领域获得了更多的资金支持,但一些公司仍然报告仍然存在瓶颈和制约因素,如税收不合理,市场竞争无序,可转换债券顺利发行不足以及融资成本上升等。

CCD环境保护部长张伟认为,环保产业集中度较低,行业内有很多细分市场。此外,一些中央企业在过去几年进行了干预,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环保监督和“审查”等特殊措施,迫使大多数工业企业急于推出环保设施。由于产品的环境价格机制难以形成,企业在购买环保设备时设定了“最低价格”,而投票企业则采用劣质材料和偷工减料来降低成本,从而牺牲产品质量。与此同时,市场将面临隐患。与此同时,会出现“坏钱驱逐好钱”的现象。对于一些重视技术研发创新和项目实施质量的企业,如中电环保,一方面难以中标,影响公司的经营业绩。另一方面,打击企业创新的积极性将影响行业的长远发展。

此外,金融环境的收紧和银行贷款的萎缩将不可避免地增加融资资金的价格,这将导致投资环境基础设施贷款的难度增加和融资成本上升。

中和科技的相关负责人还表示,配股和可转换债券对公司的门槛较高,不利于一些公司增加负债。希望再融资的优惠政策能够保证企业的正常发展,给投资者带来稳定的回报。希望就上一期间提出的目标可转换债券等创新融资模式发布明确的融资规定或指引意见。

主编:段倩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