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2年放贷1亿牟利两千多万,公开审判合肥套路贷黑老大,获刑二十年

该公司成立了一家高利贷公司,作为“推销员”插入了一名知己,进行勒索和敲诈勒索,并进行“路由贷款”以赚取巨额利润。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它于1937年推出了“路由贷款”,贷款1亿元,并获利20多万元。日前,合肥市包河区法院公开宣布合肥犯罪集团的“路线贷款”。判决书是90,000字,两名“黑人老板”被判处20年徒刑,其余成员也被判刑。

2012年,被告人卢晓军,周海兵分别经营合肥麒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合肥雷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均参与小额贷款业务,并因业务往来而会面。两人逐渐了解到小额信贷业正在滋生。 “充足贷款”非法盈利模式旨在从中汲取利益。据确定,合肥市将利用麒麟和雷达公司组织的“壳”来探索“路线贷款”业务,然后继续到安徽省其他地方。该市开展了“路线贷款”业务。

为了成功实施“路由贷款”业务,增强组织的震撼力,被告人周海兵邀请被告人朱墨龙加入该组织。

预计客户违反合同,甚至主动制造违约和任意违约的后果,反复组织多次欺诈行为,敲诈勒索,寻求麻烦,强迫交易,虚假诉讼和其他非法和犯罪活动,并非法查获巨额利润。

司法审查后,该组织共实施了1,937起“道路贷款”业务,贷款总额为104,637,602.00元,利润总额为24,612,780.03元。上述非法盈利资金,除了向组织成员支付工资,佣金,奖金和其他日常运营费用外,主要用于持续出资以维持和支持组织的进一步发展,最后成为一股重要力量。支配一方。

结果发现,该组织通过“路由贷款”业务模式实施了14起欺诈行为,25起敲诈勒索罪,2起谣言和2起强制交易。此外,非三合会组织还有其他罪行,例如窝藏罪行。

2017年9月初,张女士前往金鼎公司使用黑色林肯MKC抵押贷款。张女士说,到达公司后,有人离开她的车安装GPS。她被带到公司在一个房间里签了合同。共签订了约30份合同,所有合同均为单件合同,并签订了大量空白合同。签约后,财政部表示,人民币贷款需要各种费用和存款,实际金额在手中。那时,张女士认为费用太高,她不想再借钱了。但是,另一方表示GPS已经安装完毕。如果不使用贷款,将扣除GPS和3000元的手续费。

“如果你不借钱,你还需要花3000元。最后,你还有贷款。”最后,张女士支付了贷款费,她实际上只拿到了人民币。

张女士只是该组织1937年公路贷款中的一个。记者从判决书中看到,许多受害者都以同样的方式被该组织“运动”。

判决书还透露,陆晓军的“路由贷款”业务的基本模式是积极和虚假地宣传“可以有汽车贷款,没有抵押车辆,高贷款额度,低利率和快速贷款”来欺骗受害者从公司借款;当公司咨询贷款业务时,它使用受害者的迫切需要借款,并根据受害者的车辆进行评估,以确保合同贷款金额远低于受害者车辆的实际价值,以及GPS使用费,贷款服务费,非法存款,押金,以前的利息和其他各种名称,当场从各种费用中扣除,使受害者的实际金额远远低于合同规定的贷款金额,但受害者需要偿还根据合同的本金和利息。

为了掩盖合同贷款金额远高于受害人实际金额的事实,公司将立即要求受害人在银行支付部分贷款后,通过现金或微信支付当场支付扣款。转移第一次。收费后,剩余的贷款将以银行转账的形式偿还,并按照合同贷款金额进行交易的虚假资金流动。

同时,公司在受害人的车辆上秘密安装了多个GPS定位装置,当场扣留了受害人的车辆备用钥匙和驾驶证等各种证件,并迅速签署了大量明显的书面案件。不利于受害者。合同。

有大量的空白合同和授权书等,但整个合同文本只有一份,由公司保存。

公司不会主动提醒受害人的后果和后果,空白合同和委托书。如果受害者提出异议,它声称是“行业规则”。

之后,当还款日期临近时,公司不会提醒客户通过电话或短信按时偿还贷款;如果客户有逾期还款,GPS信号异常等情况,公司将根据车辆的GPS定位装置偷偷溜走受害车辆。隐藏它,以便使用所谓的“谈判”,“谈判”和骚扰,纠缠和其他暴力,“软暴力”意味着要求受害者支付高额违约费,拖车费,停车费,剩余本金和利息等。类别赎回费(以下简称“赎回费”)。

如果受害人不付款,公司将根据受害人签订的各种明显不利合同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并要求法院判决受害人依法偿还相关费用;或者向受害者提供贷款以介绍贷款公司,并“转账”。进一步依据受害者的债务;或者填写受害人签署的空白合同和委托书,并使用各种类型的证明文件,如被扣留的驾驶证,并以低价出售受害人的车辆,以支付相关费用,从而实现非法。占据受害者财产的目的。

保和区法院认定,被告人陆晓军和周海兵组织领导黑社会组织有组织地开展非法犯罪活动,主宰党,做恶,压迫群众,严重破坏经济和社会。社交生活。秩序,其行为构成了组织和领导黑社会组织的罪行,是犯罪集团的主要内容;

被告人周默军,周某,张墨龙等8人积极参与组织黑社会,采取暴力,威胁等手段组织非法犯罪活动,其行为已构成参与黑社会组织的罪行。该小组的积极参与者;

被告人蔡某强和彭某虎等五人参加了黑社会组织,采取暴力,威胁等手段组织非法犯罪活动。他们的行为构成了参与黑社会组织和犯罪集团其他参与的罪行。通过。

考虑到被告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具体作用,犯罪的数量,后果和忏悔的表现,总体判断:

被告卢晓军和周海兵犯下组织和领导黑社会组织的罪行。他们被判处八年徒刑,并没收了二百万元的个人财产,并被剥夺了五年的政治权利。他们被判犯有欺诈罪,并被判处三年零六个月监禁。并罚款3万元;敲诈勒索,判处10年徒刑,并处罚金10万元;犯有嫌疑罪,判处两年徒刑;实施强制交易,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处罚金一万元,决定实行有期徒刑20年,没收个人财产200万元,并处罚金14万元,剥夺政治权利五项年份。

周某军等28人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有期徒刑3个月,缓刑5个月,并分为不同数额的罚款。

该公司成立了一家高利贷公司,作为“推销员”插入了一名知己,进行勒索和敲诈勒索,并进行“路由贷款”以赚取巨额利润。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它于1937年推出了“路由贷款”,贷款1亿元,并获利20多万元。日前,合肥市包河区法院公开宣布合肥犯罪集团的“路线贷款”。判决书是90,000字,两名“黑人老板”被判处20年徒刑,其余成员也被判刑。

2012年,被告人卢晓军,周海兵分别经营合肥麒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合肥雷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均参与小额贷款业务,并因业务往来而会面。两人逐渐了解到小额信贷业正在滋生。 “充足贷款”非法盈利模式旨在从中汲取利益。据确定,合肥市将利用麒麟和雷达公司组织的“壳”来探索“路线贷款”业务,然后继续到安徽省其他地方。该市开展了“路线贷款”业务。

为了成功实施“路由贷款”业务,增强组织的震撼力,被告人周海兵邀请被告人朱墨龙加入该组织。

预计客户违反合同,甚至主动制造违约和任意违约的后果,反复组织多次欺诈行为,敲诈勒索,寻求麻烦,强迫交易,虚假诉讼和其他非法和犯罪活动,并非法查获巨额利润。

司法审查后,该组织共实施了1,937起“道路贷款”业务,贷款总额为104,637,602.00元,利润总额为24,612,780.03元。上述非法盈利资金,除了向组织成员支付工资,佣金,奖金和其他日常运营费用外,主要用于持续出资以维持和支持组织的进一步发展,最后成为一股重要力量。支配一方。

结果发现,该组织通过“路由贷款”业务模式实施了14起欺诈行为,25起敲诈勒索罪,2起谣言和2起强制交易。此外,非三合会组织还有其他罪行,例如窝藏罪行。

2017年9月初,张女士前往金鼎公司使用黑色林肯MKC抵押贷款。张女士说,到达公司后,有人离开她的车安装GPS。她被带到公司在一个房间里签了合同。共签订了约30份合同,所有合同均为单件合同,并签订了大量空白合同。签约后,财政部表示,人民币贷款需要各种费用和存款,实际金额在手中。那时,张女士认为费用太高,她不想再借钱了。但是,另一方表示GPS已经安装完毕。如果不使用贷款,将扣除GPS和3000元的手续费。

“如果你不借钱,你还需要花3000元。最后,你还有贷款。”最后,张女士支付了贷款费,她实际上只拿到了人民币。

张女士只是该组织1937年公路贷款中的一个。记者从判决书中看到,许多受害者都以同样的方式被该组织“运动”。

判决书还透露,陆晓军的“路由贷款”业务的基本模式是积极和虚假地宣传“可以有汽车贷款,没有抵押车辆,高贷款额度,低利率和快速贷款”来欺骗受害者从公司借款;当公司咨询贷款业务时,它使用受害者的迫切需要借款,并根据受害者的车辆进行评估,以确保合同贷款金额远低于受害者车辆的实际价值,以及GPS使用费,贷款服务费,非法存款,押金,以前的利息和其他各种名称,当场从各种费用中扣除,使受害者的实际金额远远低于合同规定的贷款金额,但受害者需要偿还根据合同的本金和利息。

为了掩盖合同贷款金额远高于受害人实际金额的事实,公司将立即要求受害人在银行支付部分贷款后,通过现金或微信支付当场支付扣款。转移第一次。收费后,剩余的贷款将以银行转账的形式偿还,并按照合同贷款金额进行交易的虚假资金流动。

同时,公司在受害人的车辆上秘密安装了多个GPS定位装置,当场扣留了受害人的车辆备用钥匙和驾驶证等各种证件,并迅速签署了大量明显的书面案件。不利于受害者。合同。

有大量的空白合同和授权书等,但整个合同文本只有一份,由公司保存。

公司不会主动提醒受害人的后果和后果,空白合同和委托书。如果受害者提出异议,它声称是“行业规则”。

之后,当还款日期临近时,公司不会提醒客户通过电话或短信按时偿还贷款;如果客户有逾期还款,GPS信号异常等情况,公司将根据车辆的GPS定位装置偷偷溜走受害车辆。隐藏它,以便使用所谓的“谈判”,“谈判”和骚扰,纠缠和其他暴力,“软暴力”意味着要求受害者支付高额违约费,拖车费,停车费,剩余本金和利息等。类别赎回费(以下简称“赎回费”)。

如果受害人不付款,公司将根据受害人签订的各种明显不利合同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并要求法院判决受害人依法偿还相关费用;或者向受害者提供贷款以介绍贷款公司,并“转账”。进一步依据受害者的债务;或者填写受害人签署的空白合同和委托书,并使用各种类型的证明文件,如被扣留的驾驶证,并以低价出售受害人的车辆,以支付相关费用,从而实现非法。占据受害者财产的目的。

保和区法院认定,被告人陆晓军和周海兵组织领导黑社会组织有组织地开展非法犯罪活动,主宰党,做恶,压迫群众,严重破坏经济和社会。社交生活。秩序,其行为构成了组织和领导黑社会组织的罪行,是犯罪集团的主要内容;

被告人周默军,周某,张墨龙等8人积极参与组织黑社会,采取暴力,威胁等手段组织非法犯罪活动,其行为已构成参与黑社会组织的罪行。该小组的积极参与者;

被告人蔡某强和彭某虎等五人参加了黑社会组织,采取暴力,威胁等手段组织非法犯罪活动。他们的行为构成了参与黑社会组织和犯罪集团其他参与的罪行。通过。

考虑到被告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具体作用,犯罪的数量,后果和忏悔的表现,总体判断:

被告卢晓军和周海兵犯下组织和领导黑社会组织的罪行。他们被判处八年徒刑,并没收了二百万元的个人财产,并被剥夺了五年的政治权利。他们被判犯有欺诈罪,并被判处三年零六个月监禁。并罚款3万元;敲诈勒索,判处10年徒刑,并处罚金10万元;犯有嫌疑罪,判处两年徒刑;实施强制交易,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处罚金一万元,决定实行有期徒刑20年,没收个人财产200万元,并处罚金14万元,剥夺政治权利五项年份。

周某军等28人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有期徒刑3个月,缓刑5个月,并分为不同数额的罚款。